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主辦:達州日報社 地址: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
熱線電話: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聞QQ:823384601
新聞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243997895
  當前位置:首頁>> 美文 >> 

嚴苛的父親

更新:2019-06-14 16:23:28       來源: 達州日報 

分享到:
手機讀報看新聞,下載掌上達州
作者:    編輯:龐嵐月

□陳德琴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因嚴重的哮喘病去世了。迄今為止,我沒有寫過一篇有關父親的文章,因為他留給我的記憶實在太少了。在僅有的記憶中,父親嚴苛的教育和對“品行”的嚴格要求讓我記憶深刻。

父親通筆墨,還跟祖輩習過醫,在左鄰右舍中算是一個“秀才”。他那用純正小楷謄寫的豎式藥書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書法,村中有文化的長輩們都為父親的一手毛筆小楷叫好。為此,鄉親們都叫父親為陳先生。

我們兄妹四人,哥哥是長子。在我稍有記憶的70年代末期,哥哥就已離家到很遠的中學去上學了。全家只有哥哥一個兒子,他的成績又好,母親很是寵他,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即使家里沒有,母親也會想方設法滿足哥哥。每逢寒暑假哥哥回家,母親也從不叫哥哥干活,還經常跟我們說,哥哥是家里的“獨苗”,以后是要考大學的。因此,我們姐妹仨就自覺打豬草、放牛、做飯,也習以為常地認為那些活就該我們女孩子干。為此,父親常常跟母親爭吵,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一根柴要燒,一個兒要教”。可惜,不識字的母親無法理解這句話的含義。她不知道這個“教”不僅是教育孩子讀書考大學,更重要的是要教會孩子學會做人做事。

哥哥在母親的偏愛下“茁壯成長”。終于有一天,哥哥背著書包從學校回來了。父親問哥哥是不是在學校犯了錯誤被學校開除了(七八十年代,學生被學校開除,學生和家長都會覺得是一種羞辱),哥哥死活不肯說。第二天一早,父親就步行四小時到學校去問了個究竟。

原來,哥哥小小年紀竟在學校學會了抽煙,還經常憑借自己的小聰明不聽課;更嚴重的是,他在班上用另一種筆跡編了一封堂兄從縣城師范學校寄來的信,說是縣城書店有一種極好的學習資料,可幫忙購買。于是,他就收了好幾個同學買資料的錢。可是,同學們左等右等不見資料來,問他,他竟然說是堂兄騙了他的錢。同學們告到老師那里,一查,才知道是他自編自導的一場騙局。學校覺得他品行不端,于是把他“請”回了家。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本就有哮喘病的父親咳得更厲害、喘得更兇了。

從學校回到家的父親,在堂屋的神龕前鋪上炭渣,叫哥哥跪在上面反省。母親知道哥哥犯了大錯,也不敢明著袒護哥哥,她看著哥哥膝蓋上滲出的絲絲血跡就坐在父親面前抹眼淚。父親堅持要罰哥哥跪三天三夜,并且不準他吃飯。

母親就端著飯一邊佯裝罵哥哥,一邊數落父親:“小孩子不懂事犯點兒錯,用得著跪炭渣三天三夜,還不讓吃飯嗎?”于是一邊偷偷斜著眼觀察父親的態度,一邊用手拉哥哥起來吃飯。氣喘吁吁的父親青筋暴露,顫抖著手指著母親說:“你要害死我,還要害死你兒!”不識字的母親也許至今都不明白,把兒子從炭渣上拉起來吃飯怎么就會害死兒子呢?這不明明是在救兒子嗎?

父親嚴厲地斥責著母親和哥哥,他氣急敗壞地打碎了母親端給哥哥的飯碗,自己也不吃飯,搬張凳子坐在哥哥面前守著他。一天一夜間,父子倆粒米未進,哥哥氣呼呼、雄赳赳地堅持著;兩天兩夜時,哥哥堅持不住了,向母親發出低沉的求叫。母親向父親求饒,父親厲聲喝斥母親:“如果你再敢求饒,我就打死他!”看著父親決絕的樣子,哥哥終于知道自己錯了,他跪在地上,哀求父親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母親也乘機求情。終于,父親拿了紙筆,叫哥哥寫下保證書才得以起來。

幾天后,父親把哥哥又送到了學校,說了無數的好話后,父親用他純正的毛筆小楷給學校寫下了保證書。哥哥站在旁邊雖然一言未語,但他一定是受到了教育,從此以后就再也沒在學校犯過錯了。

父親的病越來越嚴重!看到父親咳得厲害的時候,我就乖乖地倒開水給他喝。他喝了水,氣息稍稍平復一些后總對我說:“做人,品行最重要,一輩子都要記住!”我不知道“品行”是什么,也不知道父親為什么要對“品行”那么看重,他自己身體明明那么不好,還執拗著要對我們嚴加看管。

三姐妹中,我與大姐關系比較親近,因為我悄悄觀察認為,父親和母親都比較偏愛二姐。一個夏天的中午,天氣很熱,二姐躺在堂屋的涼床上扇著扇子午睡。二姐手里的扇子是父親剛用竹篾編的新扇子,我請求二姐跟我換一把,二姐死活不肯。我趁二姐不注意時一把把扇子搶了過來。許是午睡被打擾的緣故,二姐大聲地喝斥著要我把扇子還給她,我偏偏不給。于是二姐就來搶。搶奪之中扇子被扯爛了,二姐氣憤著要打我,我拔腿便跑。二姐圍著屋子追了我好幾圈也沒追著,就嗚嗚地哭著回去了。

父親用他虛弱的聲音扯著嗓子叫我回去,可我怎么也不肯回去。父親說:“你只要回來給你二姐道個歉,我就饒了你;如果你不回來道歉,我今天就要打你。”我大聲地回應著:“你們不是說大的要讓著小的嗎?為什么二姐就不能讓著我把扇子給我呢?”父親說:“她沒讓你,她有錯;可是你不該硬搶;如果到了社會上,你想要什么,別人不給你,你是不是也要去搶呀?”我沒有理會父親的大道理,也委屈著嗚嗚地哭了起來。

在屋后的墻根邊站了一會兒,我想著事情應該過去了,就回屋去。沒想到剛進屋,父親就叫住我,看架勢,是要挨打了。我伶牙利齒地大聲問道:“為什么我要挨打?就因為你們偏愛她?”父親說:“我剛才叫你回來給你二姐道歉,你就是不回來。為什么挨打?第一,搶扇子有錯;第二,知錯還跑。跑就跑得脫嗎?”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淚水在眼眶里打轉,狠狠地盯了父親和二姐一眼后,又跑了出去。只聽父親大口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你跑得再遠,只要回來,這打就必須挨。”傍晚時分,我估摸著父親已經忘了打我這件事,就跟著母親、大姐一起回家。可是,一進家門,父親就厲聲地對我說:“過來!”然后關上門,左手拉著我的手板,右手拿著竹條狠狠地打我的手。打完后,依然不忘說:“一個人沒有好的品行還是人嗎?”

父親的竹條就那樣簡單、直接、粗暴地打在了我的手板上,同時也深深地烙入了我的腦海。盡管我對“品行”的真正含義不甚明白,但我知道,父親肯定是很生氣了,我肯定也是做錯了!

父親的病日漸加重,在我小學畢業的時候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后來,我也離開家到外面很遠的學校去求學了。漸漸地,我知道了“品行”是什么。如今,我身為人母,在教育孩子的時候,也常常跟他們說:“做人一定要有好的品行,要能明辨是非、知道對錯,要誠實守信、善待他人,要心存敬畏、知恩圖報。”

現在,我終于明白了,父親近乎“家暴”的教育方式里,蘊藏著他嚴苛的父愛;那些不近人情的話語,實則是他短暫人生中的大智慧;他用殘酷的教育方式教會了我們如何做一個有“品行”的人。這是父親留給我們的巨大財富,深深地感謝他——我的父親!

達州日報社概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najeyu.tw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聞QQ:82338460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熱線電話:0818-2379260
主辦:達州日報社 地址:四川省達州市 蜀ICP備13024881號-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0818-237926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達州日報社
网球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