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主辦:達州日報社 地址: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
熱線電話: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聞QQ:823384601
新聞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243997895
  當前位置:首頁>> 社會 >> 

原子情懷 歷久彌香!對話“兩彈一星”親歷者陳俊祥

更新:2019-11-22 11:50:37       來源: 達州日報 

分享到:
手機讀報看新聞,下載掌上達州
作者:□記者 戴靜文 韓淑予 尹可/文    編輯:龐嵐月

50多年前,為了一項隱秘而偉大的任務,一批科研工作者放棄優越的生活、工作環境,滿懷報國熱情來到了祖國大西北,立志為“兩彈一星”(注:現在普遍認為的“兩彈一星”是指核彈和導彈,而文中“兩彈”指的是原子彈和氫彈。)的研制奉獻一生。在那個苦難重重的年代,科研工作者以驚人的速度,獨立自主地完成了“兩彈一星”的研發,鑄就了共和國的核盾牌,奠定了我國國防安全體系的基石。

陳俊祥接受采訪

今年86歲的陳俊祥是當年參與原子彈、氫彈科研事業的工作者之一。近日,他以親身經歷在四川文理學院為師生們上了一堂生動的愛國主義教育課。講座結束以后,記者有幸與陳俊祥對話,深刻感受老一輩科學家們歷久彌香的原子情懷。

舍小家為國家

扎根西北潛心科研

“奪人性命的不只是核輻射,還有極端的自然壞境。”這是陳俊祥投入祖國核事業之前萬萬沒想到的。1963年,陳俊祥從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畢業入職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后,來到了位于青海金銀灘草原的神秘軍事禁區——中國核武器研制基地,開啟了他的核武科研之路。

“海拔比北京高了3300米,氧氣含量減少了33%,這兩座大山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水燒不開,饅頭蒸不熟,面條黏糊糊,一塊餅干就是難得的珍饈。”回憶草原生活,陳俊祥用這樣一首詩概括當時的景象:“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沒牛羊……孔雀西北飛,河水倒轉淌。”

陳俊祥和同事們幾乎每天都保持著宿舍—飯堂—實驗室三點一線的生活習慣,用精神上的富足來彌補物質上的匱乏。理論部有讀不完的書,實驗部有做不完的試驗。“當時支部書記有個任務,就是勸科研人員10點前睡覺,可大家蒙著被子也要看書。”陳俊祥說。

隱沒在山區的“九院”生活區

核試驗科研人員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新疆羅布泊這片廣袤而荒涼的“死亡之海”,之所以成為核試驗的絕佳場所,正是由于這里惡劣的生存環境。陳俊祥在擔任某次高空核試驗任務組長期間,一場奪命的大風暴讓他至今心有余悸。

“一天傍晚,我們任務正要結束時,一場大風暴呼嘯而至。”陳俊祥回憶:“大風很快卷起了漫天黃沙,能見度不足半米,一段不過10公里的路竟然開了三小時,等我們回到大本營已是深夜,點名時卻發現少了一人,讓我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沙漠環境惡劣,人很容易被沙掩埋或被凍死。陳俊祥心急如焚,立即號召同事們一起尋找這名技術員。“找到時天已經亮了,他蜷縮在工壕的廊道里過了一宿。”

三線建設時期,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主體遷到四川梓潼,陳俊祥和同事們也從草原、戈壁轉戰到大山深處。“那時交通閉塞,趕場買雞蛋要跑15公里;生病求醫,要趕到50公里以外的院部醫院;查重要資料,要派人上北京去找,一來一去至少半年才看得到。”

生活條件艱苦,科研工作者們便自己開荒種地;子女讀不上書,大家便自己創辦學校,由家屬來輪流當老師。

引爆“兩彈”

創造世界速度之最

1964年10月16日,中國成功試爆了第一顆原子彈,這顆獨立研制出的原子彈成了新中國“爭氣彈”。很快,全體科研人員又投入到氫彈的研發之中,為了解決氫彈引爆需要同時維持一億度量級的高溫以及足夠長的時間這一難題,研究院黨委決定發揚群眾路線,倡導技術民主、集體攻關。“各路神仙大顯身手,比如李植舉小組出了個‘穿炸藥’‘吃炸藥’‘喉嚨管’還銜著一塊炸藥的方法,大家形象地稱之為‘金剛葫蘆娃’。”

1967年6月17日上午10點,新疆羅布泊晴空萬里,風和日麗,忽地閃光耀眼,一輪火球騰空,當地老百姓驚呼:天上升起兩個太陽!老百姓不知道,而陳俊祥和同事們卻知曉這被當做“神跡”的現象是在3000米高空,330萬噸TNT的能量突然釋放——氫彈爆炸造成的。“當時爆發的歡呼可謂是排山倒海。”陳俊祥回憶時仍難抑激動。

1960年打響“九院”試驗第一炮

1967年6月17日中國成功引爆了氫彈。從原子彈到氫彈,美國用了7年4個月,蘇聯用了4年,法國用了8年6個月,中國只用了2年2個月,創造了世界速度之最。“一窮二白的中國,怎么來搞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又怎樣在十年之內突破‘兩彈’?”陳俊祥說,這一切離不開黨的領導,全國的大力協同、集智攻關,這就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集中力量辦大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新中國國力薄弱,同時又面對著美國的封鎖和中蘇關系破裂,發展核事業舉步維艱。在這樣的形勢之下,黨和國家領導人堅定了獨立自主搞尖端技術的決心,一批年輕人在張愛萍將軍激情澎湃的動員詩詞感染下,聚集在鄧稼先、錢學森、錢三強等科學家的周圍,靠著三本書和一把鋁壺開啟了核武器的研發。

“一把鋁壺焊兩層,自己澆炸藥。內層是熔化了的炸藥,夾層通蒸汽保溫。科研人員就用馬糞紙、牛皮紙做模具,現場澆鑄,再用銅刀銅鋸加工,做成炸藥部件作試驗。”陳俊祥回憶道,“為了讓科研人員能專心從事研究工作,全國上下一心攻堅克難,各大軍區送來了白菜、土豆、綿羊等支援物資。將軍和干部們搬進了帳篷,把僅有的樓房騰給科研人員,那年整個東北國庫才囤積了4萬斤黃豆,竟送來了一半。”

牢記初心使命

永葆本色獻余熱

今年86歲的陳俊祥頭發已經斑白,但一身泛白外套下的身板卻很直,精神矍鑠的他近3個小時的講座中不曾休息一刻,聲音澎湃而昂揚。自1963年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畢業,進入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歷任技術員、組長、科研室支部書記、副所長、沖擊波物理與爆轟物理國防科技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等職,1995年退休后,本能頤養天年的陳俊祥如今卻依舊奔波忙碌。“我18歲從軍,參加抗美援朝,就是為了能為國家出一份力。后來被選中參與‘兩彈一星’這項在外人看來危險的工作,一直滿懷自豪與驕傲。特別是開始我任研究員,后來組織選派我擔任科研室支部書記時,心里很不舍。在哈軍工讀書時,我專業成績一直不錯,但從來沒有埋怨,哪個位置不是為國家出力呢?群眾需要我,我就往哪里,黨讓我們去哪兒就去哪兒,在任何崗位都要干好本職工作。”

退休后依舊發揮著余熱的陳俊祥,先后了參與了編制“971規劃”“神光—Ⅲ”激光裝置可行性論證等工作。2001年至2012年,協助經福謙院士,組織管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一項跨學科重大項目的課題研究,并與其合作撰寫了《揭開核武器的神秘面紗》等三本書。經福謙院士去世后,陳俊祥又繼續完成經福謙未完成的課題,到2014年發表了“熱力學函數圖式運算法”“指數式等溫方程”等四篇原創性科研論文。

近年來,陳俊祥還將發揮余熱的戰場轉移到了演講臺上。1999年參加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兩彈精神》宣講團,2000年參加解放軍總裝備部《弘揚兩彈一星精神》宣講團。此后多次應邀在北京、上海、武漢、重慶等地作科普報告。

“歷史賦予了獨特的使命擔當,每個時代的民族精神呈現形式因此不同。但無論是哪個崗位,只要甘于奉獻,都能書寫愛國情懷。我希望同學們能汲取老一代人身上深深的愛國主義精神和艱苦奮斗、自強不息的精神,勇立時代潮頭,爭做時代先鋒。”講座結束時,陳俊祥向四川文理學院的學子們提出這樣的寄語。(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0818-23800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0818-237926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网球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