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主辦:達州日報社 地址: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
熱線電話: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聞QQ:823384601
新聞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243997895
  當前位置:首頁>> 美文 >> 

賓賓有理

更新:2019-12-06 10:18:55       來源: 達州晚報 

分享到:
手機讀報看新聞,下載掌上達州
作者:    編輯:龐嵐月

趙賓,女,1970年生,網名“鑿冰煮雪”。通川區中醫院內科醫生,曾經的文青一枚。從醫20余年,感悟頗多,常思述之與人,言之不盡泄于筆端。把自己所想所思所悟用文字表達出來,和朋友們分享快樂,分擔憂傷。

死亡是最大的公平

參加朋友母親葬禮,殯儀館朋友說:母親90高齡,腦出血昏迷2天后去世,比起5年前受疾病折磨多年去世父親,干脆、簡單而痛快,真是件幸事。追悼會上,悲傷的哀樂響起,主持人緩慢沉痛地呼喊“天地為之動容,江河為之哭泣,一位慈祥的老人離開了我們”,人群中傳出到哭泣的聲音。我很平靜,職業的緣故見慣生死,老人生活的時間足夠長,沒有經歷太長無助痛苦的時期,她禮貌得體的離開,沒給親人增添過多的壓力與煩惱,今天的死亡是最好的告別。

醫院是生死離得最近的地方。醫院的死亡,有預料之中的死亡,有猝不及防的死亡,有如釋重負的死亡,有扼腕嘆息的死亡,有親人環繞的死亡,有孤獨悄然的死亡。

見過8歲的留守兒童,走路都已經氣喘噓噓不能平臥時,婆婆爺爺才通知外地打工的父母返回帶到醫院。大量胸腔積液,立即抽胸水,掰開麻醉劑安瓿(小型玻璃容器)時把手指劃破,不祥預感蔓延,抽水后檢查發現縱膈巨大腫瘤,轉入上級醫院數日后死亡。

見過28歲異地安家的男子,元旦佳節只身返鄉探親,一家人其樂融融圍爐趣話,男子臉色陡變倒在沙發上,家人送到醫院時心跳呼吸已停止,在新年第一天的凌晨死亡。其家人有捶胸頓足者、有聲嘶嚎啕者、有跪地撲床者:“我們咋個給弟媳婦說嘛?小毛頭才3歲呀。”其狀之慘,憶之猶傷。

見過39歲曾經高大帥氣的男人,3年時間5次腦瘤手術后枯槁衰竭、癡呆變形的模樣,沒有任何治療的希望,早已家徒四壁,還有幼女待哺,33歲如花妻子不忍放手,還要賣房一搏,在所有人的勸阻下,把愛人接回家中,幾天后她在電話中泣不成聲:“他走了。”

見過一對老年夫婦,因許多慢性疾病的困擾,交替著反復住院,都是形影不離的攙扶,婆婆總愛送自家的梔子花,潔白如她滿頭白發,我們稱她“花婆婆”。那一次老翁卻在子女陪伴下到醫院,驚悉花婆婆不堪病痛折磨,在一次與老翁爭吵后竟憤然用一根絲巾結束了生命,留老翁殘年悔恨。

見慣太多的死亡,出生、經歷、身份、地位各不相同,生前能擁有的東西有著天壤的差別,死后能流傳的東西也有著海河的距離,只是在生命終結時醫院的醫囑上都一樣是“死亡”兩個字。

人生而平等是理想,生而不平等是現實,從來沒有真正的平等,從古至今,從西方到東方。有人含金匙而生,無勞作辛苦卻享榮華富貴,有人勞碌終身卻一貧如洗,為斗米折腰;有人位高權重,一呼百應眾星捧月,有人位卑言輕,隨波逐流渺如螻蟻;有人名聲遠揚恨聲譽所累,有人寂寂無聞盼一鳴驚人。這人生時擁有的財富、地位、聲名、榮譽,甚至健康、家人、朋友、心情都有著巨大的不公平,只在這一切歸零的終結之時,用死亡顯示了最大的公平。

“貧賤之人,一無所有,及臨命終時,脫一厭字。富貴之人,無所不有,及臨命終時,帶一戀字。脫一厭字,如釋重負;帶一戀字,如擔枷鎖。”——《小窗幽記》明代陳繼儒

“死去元知萬事空”,對死亡后的未知,是對死亡產生恐懼的根本原因。每個人因為人生經歷、境遇狀況、學識修養的不同,對待死亡的態度截然不同。真正的貧窮之人,并非脫一厭字便如釋重負、慷慨赴死;富貴之人也不是帶一戀字,便惶恐驚悚、如擔枷鎖。貪生怕死乃人之常情,對待死亡的態度,來自對待死亡的認識。

死亡是永恒的話題,是生命的終點、生存的反面,是人力無法抗拒的自然規律。因為死亡給人生設定了限度,才會對生命珍惜敬畏。貧賤會終結,富貴會消失,擁有無限權利的帝王也不能“向天再借五百年”。

死亡是生命的另一種形式。當衰老疾病的機體已經不具備生存的條件,死亡會降臨,用死亡結束痛苦的掙扎,這是自然死亡;當地震、海嘯等災難降臨,飛機失事、交通事故等飛來橫禍,生命突然終止時,這是非自然死亡,雖然殘酷,但眾生平等。死亡后的生命是各種元素的堆積,回歸到自然,是新生命的開始。

死亡是一種狀態,是任何個體逃脫不了的有始有終。生存時價值的差異,是現實的不公平,死亡時個體的消失,是世界最大的公平。對死亡的思考,是對生的尊重,對生命的敬畏,對生存時間的珍惜。

人生百年終有一死。接受死亡教育,認清死亡本質,看淡生死名利,或者信奉宗教,相信來生轉世、靈魂不滅,固然可以減少對死亡的恐懼。但真正能夠幫助個體延緩死亡時間,減少死亡前的痛苦,唯有醫者。醫者本是生命的守護者,但如今醫者聲譽受損,醫患關系緊張,傷醫殺醫案層出不窮,前幾日,天津一超聲科主任被砍事件,再一次把傷醫行為推向公眾視野。我們不得不認真思考:誰是始作俑者?誰在推波助瀾?誰將是最后的受害者?

對于死亡,生者就是贏家。因為有了死亡,每一個活著的人,在面對令自己憤怒的人時,都可以在心里說:“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你不死。”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0818-23800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0818-237926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网球世界排名